【我在監督執紀一線】干部好不好,群眾說了算

云夢縣曾店鎮是有名的旱包子地,因缺少水源,十年九旱,增強蓄水保水能力一直是全鎮干部群眾的愿望。

2017年8月,該縣重點貧困村曾店鎮人和村終于申請到17萬元塘堰改造扶貧項目專項資金。根據相關規定,超過10萬元以上的項目建設必須走招投標程序。

在2018年的全省扶貧領域“大數據”問題線索比對核查中,我們發現該村將這筆扶貧項目專項資金分解,造成了拆標違規,按規定應當追究相關責任人的責任。

但是,曾店鎮委卻專門為相關責任人寫了一份《申請容錯糾錯的報告》,懇請縣紀委對該村的干部免于處理。這是怎么回事呢?

報告說,他們經過調查發現,村干部的出發點是為了把好事辦好,實事辦實,不是哪個村干部為了自己得到什么好處,硬在里面違規操作。整個過程,群眾看在眼里,鎮里干部也看在眼里。如果為這事給村干部搞個處分,會給干事的干部造成傷害,對干部的干事創業積極性造成影響。

2018年9月,云夢縣紀委監委聯合縣委組織部出臺的《云夢縣黨政干部容錯糾錯實施辦法(試行)》提出,容錯糾錯是指對單位和黨政干部個人在改革創新、履職擔當過程中,出于公心,勤勉盡責,出現偏差失誤,但未謀取私利,且能夠及時糾錯改正的,經認定予以免除相關責任或作從輕、減輕處理。同時,嚴格區分失誤與失職、敢為與亂為、負責與懈怠、為公與謀私的界限。

10月下旬的一天,領導把我叫去,安排我跟扶貧領域“大數據”問題線索核查專班的同事一起去人和村參與實地復核。了解曾店鎮委報告里說的情況是否屬實,相關責任人是否從中撈了好處,村民對此事的看法,是否能納入容錯糾錯……

這是我自去年調入紀委監委工作以來,參與的第一次黨紀案件調查工作。

10月23日,我跟工作專班一起,前往人和村復核。臨行前,領導再三叮囑:“一定要掌握最真實的情況,注意方式方法,回來原汁原味地匯報。”

通過明察暗訪,我們發現村民們看法非常一致,認為搞挖堰塘這個活技術含量不高,只要有挖掘機,按市場價跟師傅說好,師傅不欺行霸市,任何人都可以做。而現在農村的小項目建設走招投標程序,基本上都是借用大公司的資質,一個資質起碼要3000元,這個費用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會擠占有限的塘堰改造資金。村民們算了一筆賬,17萬元,如果走招投標程序,最多只能挖8口塘,不劃算。這種方式既浪費錢,又浪費時間,還沒有好的效果。

村干部說,該村有17個組,如果有的組挖了塘,有的組沒有挖,村民就會有意見。

為此,人和村召開了黨員群眾代表會,專門將塘堰改造方案向大家征求意見,商議如何用好這筆扶貧項目資金。村干部認準一個理:所有資金全部用于改造塘堰,發揮資金使用最高效益,只要私人不捅口袋就不會有大問題。

于是,村委會一班人根據當時的市場價,直接聯系了一個挖掘機師傅來做項目,挖塘的價格也是在市場上咨詢了又咨詢,按當時的市場價每小時275元挖的。在施工過程中,由村委會派干部監督、村民自發地參與義務監督計時,每個塘堰改造到群眾滿意為止。

該鎮一干部還表示,招投標是為了堵塞漏洞,更是為了把好事辦好。村干部主動作為、村民廣泛參與監督,雖然沒有經過招投標過程,但事實上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這種做法是接地氣、符合下面的實際情況的。

人和村南中組村民魯三元告訴我:“這個事,村干部確實搞得可以。我們村現在把小塘算起來,一共挖了28口塘,每個小組都有一口當家塘。挖塘的時候,我們有個計時表,挖掘機師傅早上來,我們在這里,天黑了走,我們也在這里,計時挖塘搞得蠻規矩,搞不到么事鬼,不到時間,我們就不準他下班,我們都巴不得他多挖點。如果包出去,他很有可能三天只挖兩天。”

當我問及如果有村干部因沒有按招投標程序操作而受處分,你怎么看?魯三元說,領導也不是糊涂領導,村干部搞得蠻規范,不可能挨批評撒。這個事究竟是對還是錯,領導肯定會下來調查的。

當時,我的腦海里不禁閃現出一句話:金杯銀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干部好不好,群眾說了算。最好的故事、最鮮活的新聞素材在執紀監督一線、在群眾中。

回來后,我向領導如實匯報了我掌握的情況:“挖掘機師傅跟村干部沒有任何私交,不存在暗箱操作,雖然塘堰改造在程序上存在違規,但在整個過程中村民代表全程積極參與監督管理,資金監管有力,工程質量有保證,從根本上解決了村里農業用水的問題,群眾十分滿意。”

最終,縣紀委容錯免責評審委員會一致認為,村干部的出發點是為群眾著想,把好事辦好、實事辦實。花最小的資金,辦最大的事。整個過程也體現了民主,并且還運用了村民議事。經研究,一致同意對該村干部免于處分。此舉很好地保護了干部干事創業的熱情,激發了干部能干事、想干事的激情。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建立激勵機制和容錯糾錯機制,旗幟鮮明為那些敢于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干部撐腰鼓勁,給真正想干事的干部吃了定心丸。這也是我在執紀監督一線的真切感受。(云夢縣紀委監委組宣部  王云清)

平码三中三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