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湖北省紀律檢查委員會 湖北省監察委員會

客戶端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廉政要聞 >> 正文

觀察 | 違規同城接待這條線不能踩

發布時間:2019-11-27 |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曝光了云南廣電網絡集團、云南出版集團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案例,兩家單位均涉及同城接待問題。

違規同城接待是個老問題,不僅消耗財政資金,而且損害黨和政府形象、助長歪風邪氣,群眾對此反映強烈。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高度重視這一問題,查處、曝光過不少類似案例。比如,武漢大學曾經同城接待武漢理工大學一行7人、接待湖北大學一行6人,被湖北省紀委公開通報;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城南辦事處宴請來該辦事處檢查衛生工作的渝水區檢查組成員,組織宴請的城南辦事處人大聯絡處主任鄒智清和武裝部部長劉德生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所有接受宴請的檢查組成員都被誡勉談話。

一些被查處的干部以不知道同城宴請是違紀行為進行搪塞,有的以“兄弟單位考察交流,吃頓飯合情合理”進行辯解。其實,關于禁止同城宴請的規定早已有之,所謂的“不知道”“不了解”,實在是揣著明白裝糊涂。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出臺《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等制度,為公務接待提供了可執行、可操作的頂層規范,各地區各單位根據中央精神,因地制宜制定了各自的國內公務接待標準,普遍出臺了嚴禁同城吃請、同城接待的規定。比如,福建省出臺的《福建省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辦法》規定,同城公務活動一般不安排用餐,并給出“在榕省直機關到福州市城區活動均屬同城”的明確定義;濟南市下發《關于嚴禁在單位內部食堂違規公款吃喝奢侈浪費的通知》指出,嚴禁同城接待,在單位內部食堂進行公務接待只限于接待上級單位和異城單位。

從近年來通報的案例看,一些單位正因為清楚知道違規同城接待“踩底線”,所以才給違紀行為穿上“隱形衣”逃避查處。福建省南平市建陽區教師進修學校原校長范志強將同城接待費以“培訓接待費”的名義列支,隱匿同城接待費用13筆,共計4.5萬多元;寧德市柘榮縣城郊鄉衛生院將接待同城兄弟單位來訪的吃請費用記到工會賬上,因為“通過工會比較好走賬”。

規定明明白白擺在那兒,為什么有的單位還會罔顧相關要求,挖空心思違規搞同城接待?特別是在一些面積比較小的城市,兩個單位相距幾分鐘或十幾分鐘的路程,“各回各家”豈不兩相宜?從查處的案例看,主要原因在于有的黨員干部紀律意識淡漠,信奉“來者都是客”,要“盡地主之誼”,認為沒有吃請工作不牢靠,過分依賴人情,將工作關系庸俗化。因同城吃請受到黨內警告處分的湖北省十堰市茅箭區東城經濟開發區財政所所長李光勇的想法就有一定代表性,認為“兄弟單位來學習交流工作,到中午了哪好意思不管飯,更何況又不多,也就幾百塊錢。”

在一些地方和部門,財務報銷制度不夠嚴謹、對公款的使用管控不夠嚴格等,也給違規同城接待留下了可乘之機。浙江省蒼南縣良種繁育場存在同城接待、超標準接待和接待報銷要素不齊全等違規接待問題,但該單位負責人林志亮均未指出,直接在接待發票上簽字同意并報銷入賬。

“違反公務接待管理規定,超標準、超范圍接待或者借機大吃大喝,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重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零六條對違規公務接待有著明確規定。同城吃請是違規公務接待的一個具體表現,必須予以重視。各地區各部門要關注同城接待問題,進一步完善制度,從控制公務接待范圍、加強公務外出計劃管理、嚴格實行公務接待審批控制制度、建立公務接待清單制度、簡化接待禮儀、嚴格執行住宿用餐標準、加強接待經費的審核報銷和使用管理等方面對公務接待進行規范。

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大對違規同城接待的整治力度,堅持從具體問題入手,發現一起、嚴懲一起、通報一起,絕不姑息。廣大黨員干部特別是領導干部要從通報的典型案例中吸取深刻教訓,將守紀律、講規矩內化為自覺意識、外化為自覺行動,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徹底打破“酒桌談事情”“接待是生產力”等錯誤觀念,在考察調研、學習交流、請示匯報工作等各項公務活動中,既要有“禮”,又要有“節”,決不觸碰紀律紅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鮑爽)

平码三中三公式规律